东京28 > 精华帖文 >


立极取忌,痴勇害实■儒教批评之三

立极取忌,痴勇害实

---儒教批评之三

传统文化要复兴,但儒家不需组织更不需要新圣人的牌位。君子群而不比,儒学不需要组织,也没组织的传统。中国文化异于西方文化,在政教分立,分立却又不分离而合一。儒学教主之位是高于世俗政权的,但是孔子的牌位虚的。而皇权是低于道的,是受道所限,但却是实的。这种一高一低、一虚一实的结构可以称为“高低虚实结构”、“虚实结构”或“虚实平衡”,这是很智慧也是很有效的结构,故二千年来长用不衰。组织化或新教主/宗教化这都是在打破这种平衡,这种立极取忌是很危险的,更是有害于传统文化复兴的。

原来我也批评过儒学不是宗教,儒教无关学理,就不从学理上评论了,只就其实用之害做下讨论。曲为儒教唯一合理的前提是:得君行道。但这个前提有个致命的矛盾:重搞儒教必有新教主。而新教主按学理是高于君的,这就打破了政教的“虚实平衡”,这种“圣君矛盾”是无解的。所以从理论上讲,儒教提法根本不可行。

现在诸君争取在法律上承认儒教,但即便给一个儒教的名头又能怎样?就能大发展、暗渡吗?但别忘了寺观也是“收门票”的,公务人员是不准拜佛信教的。现代社会通例是宗教内容是不准进课堂的,教不得干政的。诸多敝端,而无一点好处,诸君又何必作茧自缚。

有儒者担心宗教入侵,认为不立宗教无以抗衡。此凤凰彩票心可以理解,但此见确有问题。东京28但这一问题根本不存在。只要看下儒学史就很清楚了,唐宋佛道侵迫,汉学衰微,孔孟之道不张,但理学战胜佛道根本就不用宗教这些东西,反倒是理学剃除了汉儒中的迷信因素,立理性之理学,儒学才战胜了佛道,保住了儒学800年正统。

关于儒家的信仰关怀。儒之于生死 :一,儒学强调世俗性,强调子孙是生命的延续,生命即已延续,又何必在意死呢?世俗生活本来很充实,又何必在意死呢?故夫子云“未知生,焉知死。” 二,儒家讲祖先崇拜,这其实也有满足“归宿需求”的功能。同时也有往圣先贤崇拜,往圣先贤皆如此,我又何必在意呢? 三,儒学对生死的态度,张载言“生,吾顺事。没,吾宁也。”陶潜讲“此去何所道,托体同山阿。”这都是很好的态度。

从儒家学理讲,不必言彼岸;从实际功能替代讲,祖先崇拜、先贤崇拜有替代功能;从历史事实讲,理学正是在剃除汉代董学迷信因素之后用理性战胜的佛道。理学代汉学是800年前的事了,今天科学这么发达,人智这么开化,理性这么普及壮大,又何必搞宗教以愚民愚已呢?难道我们连800年前的人都不如了吗?

宗教之本质为迷信,是因迷信而信仰。战胜宗教,最好的方法是用理性战胜迷信,这才是根本的致胜之道。诸大神教皆有几千年之势力,用宗教敌宗教,不过育迷信之众,迎虎狼之师耳,徒为诸大宗教开路而已。孔孟之理性是3000年之传统,理学理性致胜佛道之法,是800年之成例,岂可不知。

只要有真心,复兴传统文化很简单,没必要偷偷摸摸的,也没必要搞暗渡的台阶。传统文化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内容,走进课堂,走进公务员考试,都是很正常的,没必要扭扭捏捏。这是自然而然,水到渠成的,没那么复杂。

有搞儒学的朋友劝我不要批儒教了,说‘搞儒教的是不会停止的,这都是圈子、利益和资源,不是学理的事用学理批什么’?批评我‘太认真,太痴,太不知时势,这种争论是没有结果的’。我不相信他的说法。斯道也微,但仁心必在,所以我一再就儒教东京28问题发出批评,如果不当还请海涵。总结一下观点:搞儒教如不是奉君行道,就是立极取忌,反倒不利儒学发展,阻传统文化复兴。此亦非诸君所乐见,还请诸君三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