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28 > 经济风云 >


工具决定论会使中国现代化不需要一百年
中国现代化不需要一百年

近日温家宝总理重申了他多年前刚上任总理不久到美国访问跟留美学生谈话时表达的看法,说中国实现现代化还需要一百年的奋斗。当时温家宝的话更明确一些,说中国需要一百年的时间赶上美国目前的水平,再用一百年,也就是距今二百年后,中国可以赶上当时的美国。

这个观点的基调在目前中国的知识界和大多数国人看来是冷静平和的,几年来异议者很少,因而可以认为反映了当今中国社会的一个共识吧。

但是,不知道大家注意到没有,这个具体的共识是建立在“人是社会发展的决定性因素”这个中国社会近乎绝对一致的根本性观念基础上的。也就是说,一旦某一天中国人的这个绝对性共识发生了改变,也就是转而相信“工具是社会发展的决定性因素”,中国人还会相信需要一百时间才能实现现代化这个说法吗?

也许很多人会说,“人是决定性因素”,这就象地球围绕太阳旋转一样啊,怎么可能会发生改变呢?

但是,只要想一想,几百年前的人们可不相信地球围绕太阳旋转,哥白尼想这样说,但是他不敢,布鲁诺胆子大,说了出来,结果与整个社会的共识完全相反而引火烧身。可是后来那些当年嘲笑和强烈主张烧死布鲁诺的人们自己的子孙也改变了认识,相信确实是地球围绕太阳转动,以往几十万年人类的看法是错误的。

所以一个习惯性的观念发生改变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尤其是在社会大变革的时代,传统观念不变倒是不可思议的事情了。特别是,在少数人(西方民族)已经改变了传统观念的时候,大多数人(东方民族)的改变是不会太迟的事情,而且还会后来居上改得更快,譬如中国人虽然比西方人晚了很多年才在西方科学的影响下知道了地球围绕太阳转动的说法,但是接受为道理的过程却比西方要短得多也彻底得多,譬如在中国早已经没有人再相信“地心说”都很多年以后,罗马教廷才于大概二十年前给布鲁诺平反了,而这已经是大约四百年过去了。

在社会发展的决定性因素问题上也是一样,所谓一样,就是如果中国人知道了西方社会几百年来的主流意识早已经不再是“人是决定性因素”而是信奉了“工具决定论”,因而有了几百年来对中国和东方后来居上的事实的话,中国人迟早也会理解工具决定论的意义而后来居上的。

大约四百年前,奠定了西方近代科学和哲学基础的英国人培根就在其代表作《新工具》里指出:事情是要靠工具来做的,离开了工具就做不了什么事情。大约三百年前一本被西方社会公认为塑造了现代文明精神的小说《鲁滨逊漂流记》里主人公就反复强调“只要有了合适的工具,我就什么都能够创造出来”;二百多年前奠定了现代以来主流经济学基础的亚当*斯密的《国富论》这部著作就是以详细考察工具的发展为基础的;到了二百年前的时候,一位叫傅立叶的法国思想家已经发现只有在生产工具与生活工具平衡发展的情况下,人类才能免除折磨;又过了几十年,最杰出的思想家马克思运用天才的黑格尔辩证哲学从时间和空间上对工具进行了一分为二的分析,指出工具一方面是“自然工具与人工工具”的对立统一,另一方面是生产工具与生活工具达到对立统一,于是指出:“人是什么样的,取决于生产的物质条件”,还指出法律所体现的社会制度是工具发展的产物,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没有与现代大机器生产相适应的社会化生活工具,所谓社会主义经济只是一种“怪想”,“只能导致寺院经济”,这已经被后来苏联和中国的社会主义实践完全证明了。到了六十年前,在发达国家享有“建筑界圣人”和“现代建筑史绝对种子”这样崇高声誉的法国人柯布西耶先生依据“居住机器”思想设计的法国马赛公寓建成后,立刻被西方思想家惊呼为“看到了人类的希望”。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些都是中国人所基本上不知道和理解不了的,尤其是中国的知识分子,怎么也不能想象西方人怎么会主张“工具决定论”那样显然谬误的东西,他们总是说:任何工具还不都是人创造的?工具再好,离开了人,还不是一堆废铜烂铁?要是承认工具是决定性因素,那就不需要发挥人的能动性了,还做什么思想工作呢?

其实,如果知道了工具的定义,特别是了解了“自然工具”的概念,就不会再以为任何工具都是人创造的了,也就容易理解工具先于每一个人存在从而塑造人在先,人制造工具在后的道理了;也就不会再说“离开了工具……”一类的傻话了,因为人和工具谁决定谁的问题,是以两者同时存在为前提的,离开了哪一个,就无所谓谁决定谁的问题了。同样,如果承认工具的决定性作用,就是承认工具决定了人必然产生能动性去做思想工作,否则就不是工具决定论了。

其实中国人应该是世界上最早认识到工具决定论的民族,譬如两千五百年前孔子就指出了 “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的道理 ,并且历经几百年的百家争鸣而占据了上风,集中体现在秦国由于实行了以“奖励农功”为核心的政策而得以统一六国,所谓“奖励农功”显然就是运用耕地这个当时最大的工具来调动秦国百姓富民而富国的积极性,而当时六国贵族由于尚未认识到土地这个工具的决定性作用而败亡。只是大约过了西汉,中国人逐渐把“人是决定性因素”奉为主流甚至绝对的观念,《西游记》这部小说就是最经典的反映。尽管如此,到了现代,中国人里也已经产生了对“人是决定性因素”这个观点的怀疑,也许大家想不到,最生动而且应该是最有权威性的怀疑恰恰是来自鼓吹“人是决定性因素”最热烈的毛泽东先生,他在五十年前就这样说道:“工具会说话,会通过人的嘴巴说话,通过人改造生产关系和社会”。可惜的是,毛泽东先生没有运用自己最娴熟的辩证法对工具进行一分为二的分析,也就没有象马克思等西方思想家那样确立“工具决定论”,相反很凤凰彩票快回到“所有工具都是人创造的”,因而“人的因素第一”的错误观点上了,就象抛物线瞬间达到顶点然后立即下落了一样。后来邓小平开始领导中国改革开放的时候,首先树立了“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的观点,已经明白显示了要否定“人是决定性因素”的意味,成为当代中国人第二次通过顶点的“工具决定论”思想抛物线。之所以说这还是思想的抛物线,因为这个观点不能否认任何科学技术都是人创造的事实而难以从根本上改变“人是决定性因素”的观点。

但是,事情就是这样,没有一蹴而就的,要靠一次又一次的冲击,才能成功,前面提到,西方人对“工具决定论”从培根到柯布西耶,走过了三百多年的里程,虽然成果极其辉煌,却也至今也没有达到两种工具的对立统一来实现理想的社会。中国已经有了文化大革命前后两位伟人所做的两次关于“工具决定论”的思想抛物线冲击,说明工具决定论在中国树立起来也不是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而一旦真的树立起来了——我估计也就是最近一二十年的事情——中国的现代化(不仅是GDP)必然会象二百年前的英国和后来的美国那样以年率百分之十以上的速度发展,只要有那么三十年的持续,不仅中国的物质财富可以比现在增加二三十倍,更重要的是人们的精神和社会关系的文明程度会有天壤之别,达到现代化水平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许多人看到这里会发笑:物质改变还算容易,改变思想和制度谈何容易?老话说得好,泰山好移,禀性难改啊!

其实这跟一百年前中国人第一次从洋鬼子嘴里听说“地球围绕太阳转”时的反映是一样的。你不理解和相信工具决定论,当然会这样想,而我这里说的是如果树立了工具决定论的结果。

其实,所谓人的思想不容易改变,是用嘴巴说教人家的情形,譬如学雷锋的运动。如果用工具来,不用说教,很快就改变了,譬如一百年来,原来穿宽袍大裆裤的农民一旦进城当工人,也就是使用机器劳动,几乎不用人说,很快就换上紧身的西式服装了,不仅不觉得“失礼”的耻辱而拒绝,相反往往争先恐后地“放宽领结”,东京28开奖网址以示意自己的现代化(鲁迅语)。

制度也是一样,西方的蒸汽机一到中国,影响所及之处,统治了几千年的封建礼教制度,譬如原来妇女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规矩不是立刻就土崩瓦解了吗?

之所以有很多人顽固地坚持传统思想文化,譬如坚持“人是决定性因素”的观点,不过是由于对现代工具尤其是现代性的生活工具接触太少而已,一旦知道和使用了现代性的生活工具(因为对现代性的生产工具已经接触一百年而有了一定认识了),特别是最核心的现代生活工具,譬如前面提到的马赛公寓一类的居住机器的话,中国人的落后思想和习惯马上(最麻木的也用不了几年)就会改变,男人会一个比一个绅士起来,女人自然也会一个比一个贤淑起来。这就是为什么西方思想家会在看到“马赛公寓”的时候惊呼“看到了人类希望”的原因了。

那么,当今中国人会相信“马赛公寓”的魔力吗?就象一百多年前中国人刚一看到洋鬼子的蒸汽机的时候只是感觉到这个怪物会破坏风水而不相信它会改变中国几千年的制度,但是也很快接受了从而没多少年就把几千年的封建朝廷制度给推翻了一样,一旦中国人民知道和兴建了“马赛公寓”一般的现代公共住宅,那些现在还顽固存在的落后制度就都会迅速落花流水了。这就是物质决定精神这个唯物主义基本观点的含义。

以上所说,不免有些笼统,下面具体谈谈。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10-3-17 6:10:33编辑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