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28 > 原创帖文 >


[转贴]百年后孤独的祭奠
百年后孤独的祭奠

2012年,这个年份因为末日预言的buff而加重了一丝异样的感觉。但人们不会去在意太多,依旧会追着新番,谈着电影,议着朝政,吃着各种富含矿物质和化学物质的食品为不知何时来到的生化末日做准备。

日复一日的平淡和往复使得人们向往刺激和动荡,于是会因为一些风吹草动而荡漾许久。南海争端,历史争议,体制改革等等。但已经习惯了这种生活的人们或许已经淡忘了百年前,那个动荡诡异又刺激热血的时代,那个注定以失败收场的时代。

现在有着许多键盘政治家,纵论天下,口水横飞。或者自认精英,或者自认。以屁股决定思想,为网络贡献流量。或许是这个平淡的时代为数不多的娱乐。这些横飞的口水中却极少有中间派的参与,或者说中间派心有余而力不足。当人们以实际行动诠释党同伐异的含义时,左的更左,有的更右。中间派也因更为细小的分歧而被划分。他们或者在环境中逐渐跟口水军团和为一体,或者痛苦的挣扎,纠结于自身的定位。于是,这个本应是最广泛的群体却一直人微言轻,遭受着双方的火力。

而百年前,却是中间派的舞台。他们在保守思想和激进思想之间挣扎和取舍,历史注定了他们的失败,也让我们看到了他们争取成功的努力。


一:

现在是个神奇的时代,

在这个时代,宪法中保障的民主和人权变成了破坏社会稳定的坏东西。
在这个时代,应该被专政的资本家在众人艳羡的眼神中大谈原始资本的积累和剥削劳动力的技巧。
在这个时代,满脑袋洋人糟粕的家伙可以以民族文化复兴者的脸孔跳上跳下。
在这个时代,哗众取宠的极端言论可以打上爱国者或自由派的标签大大方方的广而告之。
在这个时代,吃的和穿的甚至可换着用。

在这个一切皆有可能的神奇时代,同样有着一条铁律:缺什么才会倡导什么。

比如缺少尚武精神的中国有着世界上最炫的功夫片。
比如一坨新鲜狗屎依托的墙壁上写着:讲文明、树新风。
再比如,众多为五斗米折腰的人们开始找寻老祖宗留下来的思想。


二:

我们这个被两千多年儒家思想腌制的国度已经在骨子里烙上了儒家的标签。就跟你夜晚躺在如家的床上,床头电话响了,不接就明白是干什么的一样。

但近两百年间,却有许多人孜孜不倦的试图将这个标签搞掉,三蒸三泡,各显神通。

洪大仙砸了学塾,烧了孔孟之书。杀人放火无所不用,最后才发现这货为了是将圣人恶心和不齿的龌龊发扬光大。

鬼子六奕伙同曾胡左李将洪大仙和杨二仙送入无人不饱暖的天堂之后,开始师夷自强。他们搞的跟现在时兴的汉服人士搞的正好相反,如果说汉服人士是用竹筷擎着德式黒肠馅的包子,那洋务派就是用刀叉架着的驴肉火烧。

钢火炮铁轮船为代表的美食家宣布了驴肉火烧不敌寿司卷,虽然铁一般的事实证明我们的刀叉在材料、做工和艺术性上远远超过一衣带水的友好邻邦。

排行老六的奕从来不是什么强硬的主,在内依附慈禧,在外借势曾胡左李。除了“精于夷物”或者说卖国有方外,没有什么东京28大的方略和建树。即使在朝堂之上和倭仁辩论,也经常性丢转,还冒出过以信义笼络洋人的观点。以此可以看出他对于夷物的精通程度。观其一生,贴个废物点心的标签未免太过。但相较于曾胡左李而言,确实差距太多。

作为清朝回光返照的代表人物,曾胡左李这些汉族官僚在大厦将倾时做的努力确实值得历史重重写上一笔。他们一面跟顽固派讲“中体西用”一面跟维新派讲“国之根本”。在四书五经的洗礼下,洋务派对于封建礼教有着最虔诚的敬重。他们在长毛的地界大杀四方,却在朝堂之间不越雷池半步,甚至放手权力作为避嫌。虽然历史没有如果,但假设把袁世凯放在曾剃头的位子上,估计就没那么多蛋疼的事了

有很多人将洋务运动归于汉族在面临民族危机时的反应,并将失败原因归于满清。这种毫无逻辑可言的观点现在极有市场。但
这仅仅是中国传统文化在面临冲击时的必然动作,失败也是注定的。但另一个角度去看,洋务运动非常成功。它已经成功的将激进势力——维新派变成了中间派。“中体西用”更是维新派钻空子的最好工具。


三:

如果说洋务派自觉或不自觉的想在儒家传统和西方文明中找寻一个中间空隙的话,那康梁之流代表的公车们则寄希望于偷换概念的小聪明。他们似乎认为将大肉改下形状和味道就能在伊斯兰世界大卖。事实证明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尤其在康梁们拙劣的烹调手法之下,群众的眼睛更加雪亮。作为当时代表着最广大人民群众最根本利益的老佛爷更是用血教给这些不知进退不知轻重不知死活的热血学生们,什么叫“知行合一”。

康有为为考据学做了极大的贡献,他独创了在纷繁的古书里东拉西扯,胡编乱造的学派。这个学派以后在【红楼梦】的研究中一枝独秀。这个学派的宗旨就一条:老子就这么解释了,你想怎么地?幸好老佛爷对文字狱没什么兴趣,而儒家传统上也不存在烧死异端的说法。

“中体西用”这道菜被康梁们又回了次锅,并坚称这是孔老夫子的意思。这跟洪大仙那一套不一样,洪大仙把孔像砸凤凰彩票了,竖一光屁股老头,一看就知道是敌我矛盾。但把孔像粉一遍并宣传孔老夫子文武双全的,明显属于内部矛盾。

但历史偏生不让消停,甲午战败,洋务破产。维新派在天子脚下非法集会,煽动群众情绪,严重破坏大清稳定局势。但中央政府深切理解,表示赞同群众主张,将康梁之流卷进了政治斗争里。学术讨论一切好说,你就算说孔老夫子三头六臂,斗神附体也没生命危险。进了朝廷就完全两样了,马屁拍不好都有生命危险,于是顽固派靠着主场优势完成一击必杀。相较于百年之后的京城,高下立判。

同样是不知进退不知轻重不知死活的热血青年,同样是在一小撮破坏稳定的邪恶分子蛊惑下,同样是领导干部逃亡海外。戊戌年间的这群学生和百年后相比,却更能赢得尊重。康广仁的一句话可以作为原因: 今八股已废,人才将辈出,我辈死,中国强矣。

完成必杀的顽固派来不及高兴,历史的发展已经让他们不知不觉的变成了中间派。轮到他们纠结了。


四:

老佛爷用“知行合一”的的思想重新把持了朝政,但同样的,她对于糜烂的局势跟三十年前一样没辙。对于局势没辙不代表对朝廷没辙。这个女人对于如何保持自己的权力有着最可怕的天赋。和之前拉拢洋务派对付肃顺一样。她同意了立宪派的主张,让立宪派投入政府的怀抱,重新感受到封建社会大家庭的温暖。效果很明显,革命党人完全没有了前几年起兵夺权的力道,慢慢像恐怖主义分子靠近,刺杀成了革命的重要手段。

当然,老佛爷能同意立宪最关键的不是立宪派提出的劳什子的“立宪战胜专制”,最主要的还是立宪三大利头条:皇位永固!

老佛爷是个眼睛明亮的人,她虽然无法站在历史唯物主义的角度透析出资本主义的邪恶性质。但她在极短的时间就发现了资本主义对她权力的挑战。但诏令已发,不是说不搞就不搞的事,于是她在第一时间找到了解决办法:拖。。。

但拖到什么时候呢?老佛爷用实际行动给出了答案:拖到死!自1906年9月发了懿旨预备立宪开始,到1908年8月才宣布预备立宪以9年为限(老佛爷估摸着最多再活9年),没想到连9个月都没拖到。刚过去三个月,这个祸害了半世纪之久的老佛爷就挂了。

老佛爷挂了也就挂了,顽固派们还得为她擦屁股。不可否认的是,之前虽然是在拖,但各地立宪团体不断涌现,立宪也慢慢深入人心。由此看见,保守派们搞精神文明建设是把好手,但想让他们推动历史,难上加难。老佛爷一挂,顽固派失了主心骨,接下来缩短立宪时间、皇族内阁等等昏招不断,在袁世凯的问题上更是让人无语。

直到1912年2月12日,清帝退位。一个时代终结了。


五:

清朝是个很特殊的朝代,似乎历史上所有的恶行和建树都能在这个朝代找到影子。我对这个朝代毫无好感可言,但对于那个时代里挣扎的人们有着深深的敬重,这些人一边被动舍弃着文化的传统,一边主动延续着文明的火种。在他们身上,我们能看到区别于其他文明的一种使命感。每个文明都有三衰六旺,而中华文明长久存在的原因便是在衰落时会有人努力阻止,他们试图改变又害怕改变,于是在中庸之路上实现着自己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使命。

这个使命感只要还在,中华文明就会在。